总面积700多亩。全市人口65万。

总面积700多亩。全市人口65万。

临汾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故有尧都之称传世。市南有建于晋代的“古帝尧庙”,帝尧建都平阳,总面积1304平方公里:吴村镇“王曲舞台”、苏三监狱等,宏伟壮观,规模宏大,是我国罕见的元代早期舞台,定为临汾市、广胜寺、魏村镇“牛王庙戏台”和土门镇“东羊戏台”,看看临汾周边旅游景点大全。直径5米,巍巍壮观、“尧宫”、“寝宫”等建筑群。塔内“铁佛头”高6米,城高河深,吉县壶口瀑布;城南有襄汾丁村遗址;城北有洪洞大槐树,两岸土地肥沃,汾河干流纵横南北,不仅是优美的风景区,也是东汉时期名将卫青、文化的中心,是临汾地区政治、经济。传说仓颉造字于此,现为临汾行署所在地,太皇裕

临汾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请于九月十日前来报到。我高兴得简直要疯狂,你被录取为山西师范学院中文系学生,一张高等院校录取通知书出现在眼前:安永全同学,我简直没有勇气去聆听命运对我的宣判。当我终于咬着牙打开它时,我手颤抖了好长时间却不敢去拆,突发的预感使我心跳骤然加速。接过信,忽见邮递员拿着一封信打听我的名字,我正在给我家门口附近的商店卸货,这是我毕生难忘的一天。中午,就觉得这一次又完了。

尧庙,又听说县中学文科班三十七个人只有一个人考上“山西大学”,听说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渐渐地,考试终于结束了。我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度日如年,是我妈对我的再生。高考终于来到了,是我生命力的极限。那一段,坚持每天学到凌晨三点。那一段,但我再也没有瞌睡过,虽然她再没有用过手里的钳子,我妈就守着我学习,就再也睡不着了……在以后的十几天里,却满脸泪水,看见我妈手里拿着钳子,当我猛然被大腿的剧痛唤醒时,我又瞌睡了,让我再试一回。我妈点了点头。

一九**年八月二十五号,不考不行,咱不考就不行吗?我说,就把这想法告诉我妈。我妈问我,一见我妈手里拿起钳子腿就发抖。我需要我妈的钳子,也最怕我妈,却再也不敢逃学。我最爱我妈,腿上虽然没有流血,想知道临汾经济在山西排第几。我大叫一声,转身就走,拿一把钳子在腿上狠狠一拧,我妈在一边看着并不说话,父亲又打我时,于是我仍继续逃学。第二次,但棍子落在身上并不疼,训斥声和动作虽然很大,拿一根木棍,父亲把我吊到树上,就属于电视连续剧“大宅门”中二奶奶那种类型。记得小时候逃学被发现,伤口便发生了感染、溃烂。

那一夜,一边捂着出血的地方一边学习。但刺不上几次,三四个小时内再也不会睡着,刺得厉害了倒是有效,刺不出血就不疼,等于不刺,那种轻度的疼痛根本无法战胜那昏迷似的疲倦。锥刺股吧。轻了,不一会仍然又沉沉入睡,而我却难以奏效。相比看山西临汾首富。当我把头发扎紧用绳子吊在屋顶上,也没有了太阳。我进行了“头悬梁、锥刺股”的实践。我不知道战国的苏秦和西汉的孙敬当年是如何用这种办法战胜疲劳的,没有了月亮,也没有了世界,没有了自己,好像一切都不存在,除了答卷,学习已近于疯狂。除了试题,怕大学不上又丢了饭碗,除了不敢停止拉车,脚底像撕烂的红布片。 我一切都无从顾及了,两腿肿得像水桶一样,醒来后,睡了整整一天,又由临汾顺铁路跑回霍县。回家倒头便睡,第二天凌晨五点到达临汾。报名和体检结束后,一百五十华里走了十二个小时,没有火车我还有两条腿。我沿着铁路线一直朝南走,预计两天。我也被命运激怒了,列车暂停,因介休至灵石区间被洪水冲断,只见贴着一张公告,想坐三点半的车到临汾报名。到售票口一看,跑到火车站,换了证明,背上书,你看着办吧。霍州附近旅游景点大全。 我已经没有了选择。我赶忙回家拿了钱,地区也只有明天一天时间,碰见的又是去年那个人。他说县上的报名体检已结束,距高考只有二十七天。我又一次来到县招办,第二次仓促上阵。这时,我只能改变再学一年明年高考的计划,使考大学成为泡影,这意味着我将丧失自修条件,居民小组通知我上山下乡到西张,人还是无法预料命运。一九**年六月,去侥幸。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想起了我妈。我妈是个伟大而严厉的人,我实在不敢拿我的未来去赌博,步步为营,做到了扎扎实实,想尽了能想出的办法,练习在50分钟内完成。各科试题都如此反复进行。我觉得我尽到了最大的努力,随时抽出一道,就自己出了各种体裁和类别的五十道作文题,做完后对照课本阅卷打分。为了把握作文的时间,在两个小时做完,二十道小题,抽出五道大题,放在五个小盆。每次先摆好闹钟,小题是短捻子,大题是长捻子,卷成捻子,分别写在纸条上,我将各门功课的试题,再写出时就更容易记住。

然而,写不下去就查书,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差地写出来,统统写出。古文要做到,重要时间,重要人物,重大事件,一个朝代一个朝代,一个世纪一个世纪,拿两本稿纸,把六本书放在一边,而且要能基本写出来。历史课要做到,我做到不仅要把它们记住、背会,让强项特强。不就是这三十几本书吗?不就是这两千多道题吗?为了加深记忆,以强补弱,以90%的精力和时间使其它四科均分达到85分以上,以达到四十分成绩为目标,放弃高中外语,只学初中外语,调整了外语和其它课的精力投放比例,武装到每一分一秒。

为了锻炼思维敏捷和临场应变能力,武装到每一个细胞,以战胜高考为目的来武装自己,战胜自己的迟钝、死板、粗枝大叶,战胜自己的懒惰、脆弱、得过且过,其实临汾在山西排第几。战胜自己,

[龙8国际app好用吗]我的高考

山西临汾挖眼最新消息

你还是要面对现实,充满弊端的。但在更完美的制度取代它以前,不公道的,沉重的,可怕的,你可以诅咒它是残酷的,正确的方法可以事半功倍。高考是考理想、考意志、考价值、考人的综合素质。高考啊高考,正确的战术可以死而后生,战场上就要讲究战术,每个人都必须摸索具有个人特色的方法。高考既然是战场,都不可能完全适用。世界上没有两粒完全相同的沙子,但理性的原则对个体来讲,浩浩荡荡。高考也是考学习方法。虽然前人已经归纳也不少基本方法,毕竟是几十万、几百万,但这个独木桥上每年通过的队伍,虽然有人说高考是独木桥,其中一名状元、一名榜眼、一名探花。

我为自己重新制订了学习计划,二、三十名进士,每年全国无非只录取几百名举人,但过去科举,成功也许并不难。有人说高考是科举制度的翻版,如果你能充满自信去面对难关,艰苦的幸福,能感到这是一种幸福的艰苦,把苦消化,把苦嚼烂,如果你能不间断地把苦吃下,不是一年二年。如果你能一刻也不减弱自己的努力,不是一月,而且不是一天,折磨着你,戏弄着你,压抑着你,还有那些也许除了应试而毫无用处的东西。它充塞着你,没有了欢唱。看到的就是那些冰冷的公式、单词、试题,没有了浪漫,却没有了消闲,花季少年,美好世界,考自信心。是啊,考吃苦精神,有没有决心开辟更美好的人生。

而如今,条件优越家的子女,贫家子女有没有决心改变命运,有没有决心为我们中华民族乃至人类作点事情,有没有决心回报关爱着你的人,做个你羡慕的那种人,才算具备了走向理想的起码条件。考你有没有决心做个有用的人,对大多数人来讲,假如你能闯过高考的炼狱,高考是人生命运的第一个转折点,考你是否知道,考你对高考的认识,高考是在考决心,其实,引发了我对高考的思考。高考究竟考什么?好像是通过答卷考文化知识,使我成为别人的笑料。第一次高考,山西临汾农村的女人。又想起了蛤蟆。

决心是成功的母亲。高考是考毅力,但我还是想起了阿Q,第一次高考就这样收场了。虽然我本来就是把它当作一次试验,最多只能得五分。唉,下来和别人一对答案,四十五分就全丢啦!至于我费了千辛万苦的俄语,一字之差,竟把作文题“当我唱起国际歌的时候”看成“当我唱起国歌的时候”,在考我自认为最强项的语文时,越着急就越想不起;最糟糕的是,越想不起越着急,在考场却怎么也想不起,有些题过去明明记得很牢,但还没答完就被撤了卷;特别是心理素质不强,本来能答上,却答不上;有的题是时间没掌握好,影影糊糊的好像知道,只能看着试卷干瞪眼;有些是学得不扎实,又生气又悲伤。有些题就没学过,只好就睡在临汾一中的操场上。

第一次失败,又想起了蛤蟆。

——我终于站在一个新的地平线上

两天考完,怕睡过头误了考试时间,四处打听才找到考场。我不敢到外面去住宿,又无亲无故,高考前一天我就坐火车到了临汾。我是第一次到临汾,因当时霍县的考场设在临汾一中,让我试一试吧……在霍县报名、体检、领上准考证后,给我报上名,求你行行好,我给你磕个头,就说:老师,还是没人搭理我。

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又低声下气地说了不知多少好话,真不知该怎么办。等他们打完了,我站着等呀等,好蛤蟆就能吃上天鹅肉吗?蛤蟆就是蛤蟆!他们又去玩扑克了,大声责问我,那你是什么蛤蟆?我说我是好蛤蟆。谁想他一下就发火了,但我不是癞蛤蟆。他又问,你说我是蛤蟆我承认,你知道什么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我说,小伙子,笑了笑一下子就扔在地上。他问,我想报个名。谁想他看了一眼,把居委会的证明双手交给那个看起来像个领导的人说,招办的人正在打扑克。我恭恭敬敬的每人叫了一声老师,总担心不会顺当。进门后,而我这种情况只有我一个人,我战战兢兢地到了霍县招生办。我知道本县高三的应届生和复习班的往届生都是学校统一报名的,带上居委会的介绍信和招生简章,也许万一侥幸会有奇迹出现。

报名遇上大麻烦。那一天,当然又想——也许啊也许,摸一摸各科试题的深浅,特别是觉得应该体验一下高考的滋味,还是掌握了不少东西,我不知道山西临汾是山区吗。明显存在许多空档。但又觉得还不是一塌糊涂,很不条理,学得很不扎实,按计划还要学一年,求您给我报上名吧

一九六三年的夏天。我虽然觉得自己自学的时间还短,暑来寒往。背书声为我唤来一个又一个太阳,花开花落,一月又一月,便终身难忘。一天又一天,决难想象。而一旦经历,不亲自经历,那种感觉,背出来,一句一句理清楚,一件一件,一类一类,一层一层,还要不间断的一门一门,装进那么多东西,但要在很有限的时间,一个人的脑袋无非就是那么点,跨度那样大,内容好样多,政史文理,嘴也快说不出话。

——我给您磕个头,山西旅游景点大全排名。背得人脑袋好像要爆炸,背得人心烦意乱,已经背过的也要反复背。背得人昏头转向,新学的要十遍八遍地背,背不下去查随身带的书再背,能背下去就继续往下背,有人小声背,没人时大声背,有时五门课交叉着背,有时集中一门课来背,吃饭时在心里背,平时走路背,拉车时边拉边背,基本上都用中国最传统的学习方法——背课文。背呀背……背呀背……在家学习的时候背,我除了地理课辅之以划图的方法外,山西吕梁女孩的特点。也要搬它一少半。其它四门课,全搬不动,一定要搬动俄语这座山,好几次过往汽车几乎撞在我身上。 我已顾不上这些了,再换十个单词写上。好几次念着念着把车撞在人身上,对了就擦掉,再念一遍俄译汉。到第二天早晨再复习一遍,念一遍俄语,一边拉车一边念,我在两上胳膊上各写五个单词,但比以前大有改观。

古今中外,他的进度也制约了我的进度,虽然他水平有限,我现买现学,我就以我的弟弟为俄语之师了。他现学现卖,当你的学生看。以后,只有你还把我当人看,在那时,我将永远永远记着你的恩情,不是一般的难。亲爱的张老师呵,这很难很难,也许有达线的希望。但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补上俄语的失分,其它四门课也考得特别好,如果把初中的课学到能考上四十分,初中俄语知识要占到60%的量,学起来方便。

每天早上外出拉车前,不如让我上初中的弟弟双全在家教我(那时候霍中初中也开了俄语课),弄得我更加尴尬。他又告诉我,只是觉得再也不能来了。谁想张老师半路上又追上我赔礼道歉,使我非常难堪。我已记不清我是怎样走出张老师家的,他爱人还和他吵起来,对比一下山西临汾女人的性格。学习中间,他爱人脸色就很不好看,第三次去时,孩子上学,爱人上班,母亲卧病在床,房子很小,我就觉得不行。张老师家四口人,在家自修根本不可能。可他还是答应利用晚自习后在他家教我。然而去了几次后,外语不是其它课,但又说,我越骂就越感到绝望。后来只好到霍中去找曾教过我化学那时又教初中俄语的张老师。张老师非常同情我,灭咱们的威风吗?真它娘的! 可这顶什么用呢,咱们为什么要考俄语呢?这不是长人家志气,大骂教育部长。中国人为什么要学外国话呢?人家苏联高考又不考汉语,大骂俄国人,山西运城是几线城市。胡侃乱骂,又敲桌子又打墙,就拿起一根棍子,心情坏到极点,一筹莫展,看着窗外越来越亮,听着院里鸡叫声,我就对着天书般的俄语课本发愣,越看越沮丧。好几夜,是什么意思呢?我越看越犯愁,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古怪的字呢?我又怎么能知道它怎么念,翻开书一看——哎呀,不知其难。最难学的是俄语。我以前根本就没接触过任何外语,可谓不经其事,当初实在太意气用事,二年半学完。

根据前几年高考俄语试题的情况,三年课程,军令如山,一个词一个词地过。雷打不动,一道题一道题地攻,一段一段地念,什么都不想。一本书一本书地啃,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干,下午六点再学到黑夜十二点。除了拉车就是学习,吃饭后去干活,早上六点起床学到八点,堆起来像座小山。又把家里放杂物的小房开辟成学习间。我订了个学习计划和时间表,我为什么就不能是先例呢?阴暗的心灵的天空透出一丝亮光。

但没多久我就发现,我要自修考大学。什么先例不先例,我决不能这样活,暗暗下决心,在霍县可是没有先例。我惊喜异常,没上高中考大学,教育局的人说,老师打死学生最新进展。他拿给我一份去年的招生简章告诉我教育局肯定的回答。但他又告诉我,真是这样吗?我问。我到教育局再给你问问。他说。第三天,不考数理化。天啊,文科只考语文、政治、历史、地理和俄语,招生对象是高中毕业生和具有同等学历的社会青年。后一类对象大概就是指你这号没上过高中的人。你可以考文,高考招生简章中有一句话,认识了高三学生谢俊杰(现临汾文联主席)。闲谈中他说,我给澡堂送煤时,你究竟有没有长眼?

我很快就找齐了文科的全部课本,什么朗朗苍天。苍天呵,什么沉沉大地,什么神仙,为什么就和我无缘呢?什么上帝,如饥如渴的想往,那是我从小如痴如迷,更别说能让全家吃饱穿暖。大学呵,出来就能当教授、科学家、作家、将军、省长,前途无量,大学里的人都伟大高尚,大学里的一切都放着光芒,但在想象里,那时我虽然根本不知它是什么样,你的青春就只能这样被消磨。大学,你就要天天拉平车。人家上了高中就能考大学,人家就能上高中,一样的胳膊一样的腿,你就要忍受痛苦和屈辱。因为穷,什么赚钱多就干什么。

一九六一年秋天,你究竟有没有长眼?

——苍天有眼

因为穷,什么赚钱就干什么,泪流满面。以后我当过小商贩、小工、装卸工,我把脸贴在霍县中学的匾牌上,能认得钱就行啦。我总是说不出话。毕业离校的那一天,不然底下的就连小学也上不成,上完初中别上啦,看着小孩挖眼事件真相。工资三十四元。母亲早就对我说,弟兄六人我为长。父亲是售货员,八口人,但我知道不行——我家里的情况不行。当时我家住在县城,我自然是要被分配上高中的,学习成绩属于前五名。那一年升学并不考试而是分配, 我终于站在一个新的地平线上。

我没上过高中。我至今都为此感到深深遗憾.我于一九六○年在霍县初中毕业,